部门之间的分工不够科学合理

2019-08-24 18:54

一、我国作业场所职业危害严重、职业病高发,职业卫生工作面临巨大压力。

由于我国经济发展主要靠采矿、加工、化学品生产、机械制造等传统产业支撑,粗放型、生产人员密集的生产形式还没有改变。特别是随着新兴行业或高科技行业的不断涌现,职业危害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严重威胁着广大劳动者的生命与健康。近年来,全国每年新发职业病均在万例以上,且逐年上升,增长率超过10%。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约有1600万个作业场所(点)存在有毒有害因素,实际接触粉尘、毒物、高温、噪声等职业危害的人数1亿人以上。在许多作业环境中职业有害物质的污染水平超过国家标准的要求。此外,速发、群发职业病事件出现增加的趋势,有些事件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并造成了极其不良的国际、国内社会影响。国际舆论,特别是国际劳工组织(il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等联合国专门机构,已对我国职业卫生问题予以高度关注。

一、理顺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体制,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全面负责监督管理工作。科学界定、合理分工,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对应业务范围和欧美、日本、巴西、印度等国家的通行做法,由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全面负责作业场所的职业卫生监督管理工作,包括: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的立法与执法,职业卫生技术服务机构的认定和生产经营单位及其建设项目职业卫生条件的准入,以及日常的监督管理工作;由卫生部门负责职业病的治疗、鉴定工作,以及职业病治疗、鉴定机构的认定工作。

三、尽快完善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检查法规标准体系建设,切实加大职业卫生监督执法力度。为了适应新形势下 职业卫生监督管理的需求,健全包括工程技术、管理和个体防护的“三位一体”的职业卫生监督管理体系,应尽快完成《职业病防治法》及其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工作,加快与其配套的各项法规的制定工作,特别是尽快制定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检查、职业危害申报、职业危害事故调查处理和职业卫生许可证管理等方面的法规、规章、办法,逐步完善作业场所职业危害接触现值、职业危害因素监测、有毒有害物质快速检测等相关标准。落实企业是职业卫生工作主体,切实使企业担负起保护作业人员职业健康、减少职业危害、控制职业病发生的责任。

4.地方政府监管责任没到位,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和管理人员中存在重“红伤”、轻“白伤”的思想,片面追求经济发展,降低了立项、准入、监管的门槛,职业危害监管不严,大量未经职业危害预评价和“三同时”审查的企业开工建设,大量高风险职业危害得以进入并长期存在,使得作业场所职业危害呈现进一步蔓延的趋势。

3.缺乏必要的监管监察条件,法规不够完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的职业安全监督管理司下只设一个职业卫生处。在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检查职能已经移交的省级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基本上处于机构不健全、无设备、人员缺乏的局面。

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带来的职业卫生问题也呈现在国人的面前。当前我国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现状是,接触职业危害人数、职业病累积数量、职业病死亡数量和职业病新发病人数等四项指标均居世界首位。造成这种严峻形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职能没有理顺、监督管理工作薄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1.监督管理体制没有理顺,部门之间的分工不够科学合理。卫生部门和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在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职能上的分工和定位不明确,虽然经过双方协调,力图建立协调工作机制,但是,目前的工作格局依然没有理顺,造成了监督管理上的责权不明晰,增加了执法的难度。

由于全球化带来的职业危害转嫁问题日益突出,当前我国这种职业危害严重、职业病居高不下的状况,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好转。这就急需从国家层面上采取有效的措施,遏制职业危害严峻形势的进一步发展,而解决问题的关键首先是理顺政府部门的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体制和机制。

四、采取多项措施,加大作业场所职业危害治理和职业病预防工作的投入强度。作业场所职业危害防治投入的主体责任是企业,企业建设项目要严格贯彻职业卫生设施“三同时”制度,确保职业卫生防护措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和使用。政府要依法促进企业加大职业卫生投入强度,引导企业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大力淘汰落后的生产工艺技术和装备,广泛采用新工艺、新技术、新材料、新设备,改善工作条件和作业环境。通过科学论证和充分调查分析,评估以前的作业场所职业危害防治资金投入的缺口,国家设置专项基金逐年支持,改善企业的作业场所工作条件和作业环境。国家通过专门论证,设立作业场所职业危害控制关键技术研究项目,组织全国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开展实用技术研究,用科学技术解决我国作业场所职业危害问题。

二、当前的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体系和机制存在着很多问题,不能满足经济发展对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工作的需求。

2.监督管理职能交叉,全国没有形成上下对应的监督管理体系。全国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职能分工不统一,有的仍留在卫生部门,有的则已移交给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给监督执法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

二、增加作业场所监督管理机构的编制和人员,加快职业卫生监督执法队伍建设的步伐。作业场所职业卫生监督管理是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一项新的重要任务,针对各级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目前普遍面临的机构不健全、监管人员少、体系不健全、业务不熟悉的实际情况,中编办应协调增加相应的编制和人员,从根源上解决人力不足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应针对各级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职业卫生执法所需的设备和设施专门立项,解决无职业卫生执法技术装备的问题。国家安全生产监管部门应对各级职业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开展技术培训,提高执法人员的执法能力。